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一些在武家后宅里做工的杂役女仆也都闻声赶出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06 14:48
 花田中的打斗惊动了武都督府的人,李鱼听到一阵惊呼声,他抬起泪光朦胧的眼,就看到三四个头戴青巾、身着裋褐的青壮汉子手持刀枪,正惊呼着向他这边跑过来。
 
    路旁花田中也骤然响起了一个愤怒的声音:“啊!你这个不叫人省心的小混蛋,是不是你不小心把蜂王弄死了?怎么那些蜜蜂都跟发了疯似的胡乱……哎哟!”
 
    金灿灿的花枝左右一分,管平潮从花田中冲了出来,一边冲一边愤怒地大叫,待他一眼看见倒卧血泊之中的华姑,顿时吓得倒退一步,一屁股坐到田埂上,向后一翻,就滚进了油菜花田。
 
    这油菜花一般长成后高有一米,但那多是后世改良后的品种,原生的油菜花很多甚至可以长到一米四五那么高,所以即便矮墩墩的管师傅站在花田中,平视时很多时候也只能看到他头顶的发髻。
 
    如今他这样一跤跌进花田,可是根本看不到他的身影了,唯见花枝一阵摇头,管师傅惊恐的声音从花田中传了出来:“不好啦!杀人啦!李鱼又杀人啦!”
 
    李鱼向花田中惨淡地一笑,染血的手指在衣襟上用力地一蹭,蹭去上面的血迹,便摸进胸口,按住了虽然有他的体温熏染着,温度却从未有过任何变化的宙轮项坠。
 
    李鱼的指尖微微一痛,一环环涟漪似的蓝色光圈从他身上开始一圈圈荡漾出来。三四个武都督府的家丁下人手持刀枪冲到了近前,其中一个比常人高出一头、极为魁梧的大汉提一条铁棍,厉声大喝道:“兀那贼子,还不……”
 
    就在这时,宙轮启动,一圈圈蓝色的涟漪荡漾开来,那魁梧大汉惊愕地张大了嘴巴,手中沉重的铁棍“噗”地一声从手中滑落,砸在另一个举刀大汉的脚上。可那举刀大汉直勾勾地看着李鱼,居然未觉疼痛。
 
    这时候,管平潮听到武府家丁叫喊,胆气顿壮,急忙从花田里爬出来,定睛一看李鱼的模样,李鱼仍然跪坐在地上,但身上一圈圈的蓝色涟漪已经越来越是浓郁,使得他整个人都笼罩在蓝光之中,神情也不知是哭是笑,看起来异常的诡异。
 
    管师傅一声惊叫:“妖怪啊!”
 
    管平潮往后一退,后脚跟绊在田埂上,轱辘辘地再度跌进了油菜花田。
 
    蓝光骤然一闪,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消的了。
 
    李鱼、血泊中的华姑、武家的家丁下人、还有花田中管师傅聒噪的声音,风中寂寂,唯有油菜花田随着风,金色的海浪般起伏、荡漾着……
 
    *********
 
    一片由于土壤、雨水和阳光的缘故,所以长势较矮的花田里,华姑坐在地上,双腿蜷在胸前,双手抱着膝盖,圆润可爱的下巴惬意地垫在膝盖上,一双楚楚动人的大眼睛兴致勃勃地看着坐在对面的李鱼。
 
    李鱼有些怔忡出神,此刻他仍在花田之中,但已回到了十二个时辰已前,他正在给华姑讲二郎神劈山救母的故事。
 
    华姑见李鱼心不在焉,不禁催促道:“李鱼哥哥,你快说啊,后来怎么样了?”
 
    李鱼呆了一呆,道:“后来?没有后来了啊,二郎真君杀了烧死他母亲的金乌神鸟,受玉帝敕封为显圣真君,住在灌江口,成了一个逍遥自在的地仙。”
 
    华姑眼中希冀的光渐渐消失了,拢着膝盖的双手托着腮,微微歪着头,小大人儿似地思索起来,那双手托腮的模样,仿佛一朵含苞的粉嫩小花儿。
 
    想了一阵儿,华姑失望地摇了摇头,道:“这个故事不好!这二郎神是个没骨气的,他娘亲是被玉帝镇压在桃山之下的,他劈山救母后,也是玉帝派金乌神鸟烧死他母亲的,罪魁祸首是玉帝啊!结果他只杀了金乌了事,居然还接受玉帝赐封,真是没出息!”
 
    李鱼心中一阵悸动,看着她道:“那依你之见,该当如何呢?”
 
    华姑站起来,拍拍屁股上的泥土,把小胸脯儿一挺,双手叉腰,神气活现地道:“若我有三尖两刃枪,有开山神斧,有七十二变,上天入地,无所不能,我就反了玉帝,剥了他的龙袍,夺了他的宝座,自己做玉帝!天下待我不公,我就自己坐天下!哼!”
 
    李鱼看着这九岁小萝莉眉飞色舞的模样,一股暖流缓缓地流转在心田之间:“谢天谢地,她回来了!她还活着!”
 
    一切,一如昨日。
 
    晚上,李鱼把找到养蜂人工作的事告诉了潘氏,潘娇娇又喜极而泣了一次。
 
    李鱼又遇到了晚归的吉祥姑娘,这一次李鱼没有情绪激动,但他还是忍不住责骂了吉祥一番,这个傻丫头,从小没娘,受人欺凌,在李鱼看来,她已根本不懂得该如何保护自己。
 
    李鱼大概猜透了她对继母为何如此的温驯,为何在家里如此的任劳任怨,为何把辛苦赚来的钱全部无怨无悔甚至主动地交给继母。她是天真地以为,自己对继母多孝顺一些,对家庭的贡献再大一些,父亲和继母就能重视她一些,对她疼爱一些。
 
    她缺少亲情,希望能够得到亲人的认可与温情。然而,有些人是感化不了的,这世上疼爱继子女一如自己亲生儿女的继母固然是有的,但绝不是她的继母余氏这样的女人。
 
    她是如此乖巧、懂事,为家庭分担如此之多,如果余氏还有半点良心,待她也不会如此刻薄。现在,余氏又已有了身孕,不管她生下来的是男是女,总归是她的亲生骨肉,介时毫无疑问,她的爱会更加地分摊在自己孩子的身上。
 
    李鱼很清楚吉祥无怨无悔的付出,最后将两手空空,毫无所获。所以虽然明知她未必听得进自己的话,依旧不厌其烦地教训了她一通。
 
    翌日一早,李鱼提前出了门,因为他已知道郭怒大概几时来寻他。如此一来,他就没有碰到郭怒,当然也就没有吉祥偷听到他拿自己做为择妻标准的一幕了。
 
    李鱼提前出门,又没了郭怒的纠缠,所以提前半个时辰就赶到了武都督府后山,阳光喷薄而出,花瓣上还缀着许多的露珠。管平潮背着双手站在油菜花田里看着他,油菜花在他胸前拂来拂去。
 
    眼见李鱼赶到,管平潮抬眼看看天色,满意地噗点点头道:“不错,还算勤快。来,今天为师教教你如何挑选精壮的新女王蜂,这是选新王、换老王的关键一环,关系到来年蜂群的数量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唯唯喏喏地跟在后面,心不在焉地听着已经听过一遍的话,暗暗琢磨着自己的心思。
 
    时光倒流了十二时辰,他有充足的时间仔细思量该如何应对今日的危机,救华姑于危难之中。他曾想过闯去武都督府,把事情源源本本地告诉武士彟,但要让武士彟相信他的话,李鱼设身处地的替武都督想了想,觉得实在不可能。
 
    不能借助武士彟的力量,那么他想救华姑,就只能靠自己。李鱼摸了摸藏在怀里的菜刀,又看了眼弯腰指点着蜂箱的管平潮,双眼微微眯了起来:一切,都已准备就绪,就等那两个杀手出现了!
 
 第035章 黄雀在后
 
    午后,最紧张的时刻即将到来。
 
    管平潮如同李鱼所经历过的那样,赶去另一座山头照料摆在那儿的十几箱蜜蜂了,李鱼一见师傅走远,马上着手准备起来。
 
    太阳一点点向西移动着,李鱼吃过早晨带来的午饭,又在树荫下休息一阵,养足了精气神儿,再抬头看看天色,便从怀中取出菜刀,藏在腰带上,慢慢地踱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李鱼,大李鱼,好大好大的大李鱼,你在哪儿呢?”随着娇憨的少女叫声,华姑从武家半掩的后门儿里蹦蹦跳跳地跑了出来。
 
    李鱼早在附近候着,一听叫声,一双锐利的眼睛立即向左右油菜花田中望去。事先有了准备,果然不尽相同,饶是花田浓密,藏身其中不易察觉,但是因为两个杀手就藏在近道边处,所以李鱼还是很快就发现了两处异样的所在。
 
    李鱼心中一紧,立即向华姑快步迎去。华姑看到李鱼,快乐地向他招着手,雀跃地道:“昨天才刚听了个开头,快快快,快给我讲,白娘子在断桥遇到了前世恩人,后来怎样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生怕惊动两个杀手,也不声张,只管快步向华姑奔去。眼看华姑跑过来,小辫子还在肩头活泼地一跳一跳,李鱼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。
 
    李鱼想救下华姑,他独自一人,倒不敢保证一定能力敌两个杀手,但是只要能救下华姑,让她成功逃回武都督府,经此一事,武家必然会加强戒备,那时也就不用担心华姑再会遭遇刺客了。
 
    两个凶恶大汉举着刀,从油菜花田里冲了出来,此时李鱼堪堪从他二人藏身处冲过去。华姑看到路旁突然冒出两个人来,不禁吃惊地站住。
 
    “快走!有危险!”
 
    李鱼沉声大呼,向前冲去的身子猛然又加快了些脚步,一把牵住怔在当地的华姑,拔腿就往武家后门跑,一边跑一边大叫:“有刺客!快来人呐,有刺客!保护二小姐……”
 
    华姑这丫头倒也机灵,虽然她依旧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要杀她,也不明白李鱼为何有点未卜先知的样子,但还是顺从地让李鱼牵着手,飞快地向自家后门逃过去。
 
    李鱼一边跑一边紧张地回头看,那个杀手的掷刀绝技曾经差点儿把小小的华姑劈为两半,那一幕他可不曾忘记。
 
    “呼~~”
 
    杀手果然掷出了他的刀,刀化光轮,呼啸而来,幸亏李鱼早有准备,一见钢刀呼啸而至,立即把华姑向旁边一推,大喝道:“闪开!”
 
    华姑摔向一侧花田,李鱼也顺势倒向另一侧,幻化成光轮的刀从二人乍然一分的身影中间呼啸而过,差之毫厘,就要劈中他们的手臂。
 
    李鱼惊呼一身冷汗,但动作却是毫不怠慢,他纵身一跃,一只蜂箱已经举在手中,奋力掷去。
 
    这些蜂箱本来放在距武都督府后门稍远的位置,但管师傅离开后,李鱼已经把它们一一搬到了都督府门后门左右的花田里,充作对付杀手的武器。
 
    但是这一回不同于上一次,由于李鱼带着华姑逃向同一方向,掷刀大汉冲在前面,所以这蜂箱首当其冲是掷向他的。
 
    那大汉此时空着双手,一见黑乎乎一口箱子掷来,奋力一掌拍去,将那蜂箱拍得掉落一边,虽然有些散了,但并没有坏掉。
 
    蜂王未死,蜜蜂虽然受了惊吓,却并没有乱作一团,李鱼也知道既然他改变了过去,不可能所有事情还一丝不变地重演,所以见此变化也未惊慌,他逃出两步,向华姑大叫:“快回府去!”说着又抱起一口蜂箱,再度掷了出去。
 
    李鱼一连掷出四口蜂箱,其中一口终究还是被提刀追上的刺客劈烂了,再加上其他三口蜂箱中冲出来向人发起攻击的蜜蜂,两个杀手被蜂群包围了。
 
    李鱼松了口气,他取出菜刀,小心地盯在外围,像一头稍有机会就会扑上去的狼,但两个杀手已被蜂群困住,显然已经不可能对他发起攻击了。
 
    李鱼忽然注意到旁边有人,扭头一看,不禁吓了一跳,华姑居然没有趁机逃回府邸,而是站在他旁边,微微歪着头,好奇地看着两个对着蜂群挥拳动腿、舞动大刀的杀手。
 
    “李鱼哥哥,他们是来杀我的吗?我跟他们又没有仇,他们为什么要杀我?”华姑诧异地开了口,李鱼气道:“你这丫头,胆子怎么这么大,还不快回府去。”
 
    华姑向他扮个鬼脸,笑道:“他们如今自顾不暇,还有余力杀我么?再说啦……”
 
    华姑向武府方向指了指,得意洋洋道:“你瞧!”
 
    李鱼扭头一瞧,几个青衣短褐的武府家丁已经提着刀枪冲出了武府,不禁也松了口气。
 
    两个刺客光是招架那些蜜蜂就已手忙脚乱,又见武家冲出这许多人来,情知无法得手,只得亡命地逃去。
 
    得知有刺客刺杀二小姐,马上就有一个唬得变了脸色的武府家丁奔回去向都督禀报,其他人则围住了华姑和李鱼,听他讲述经过。李鱼也不知那歹人是何来路,只能将所遇经历说给他们知道。
 
    这边热热闹闹的,一些在武家后宅里做工的杂役女仆也都闻声赶出来看热闹。潘大娘待出了后门,才知道赶走刺客、救下二小姐的竟是自己的儿子。潘大娘好不紧张,急忙上前拉住儿子,变声变色地道:“儿啊!你可被伤了?两个凶恶的大汉,你怎敢就冲上去送死,可真是吓死为娘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急忙安慰母亲:“娘!你别担心,歹人已经逃跑了,儿子没事。”
 
    李鱼说着,目光一转,便瞧见一个妙龄少女,青萝衫子,明眸皓齿,姿容婉丽,与吉祥有五六分相似。李鱼这还是头一回大半天的正面看到她的模样,但只一看,心中也已明白,这就是妙家的二姑娘妙龄了。
 
    妙龄也认得李鱼,此时站在一旁好奇地看他,若非她平时一副好吃懒做、欺负姐姐的恶相,倒也是个明媚可人的小美女。
 
    武家后门外依墙向两侧延伸开去,植着几行大树。树枝茂密.处,此刻暗伏一人,贴着树干,冷冷地看着后门前的热闹景像,正是纥干承基的拜把子兄弟李宏杰。
 
    大隋公主杨千叶与纥干承基秘密谋划,分别混入都督府,架空武士彟,直接从武士彟手中获得对利州的掌控权。纥干承基不知道杨千叶打算用什么样的法子,但纥干承基所用的办法就简单粗暴多了:杀武家一人,再提着杀人者的人头前往武家投效,从而获得武家的信任。
 
    其实若能伤人而不杀人,以救命之恩入武府,也未尝不是一个办法。但纥干承基深恨武士彟,自然不会选择如此和平的手段。
 
    谁料,那个不起眼的养蜂人竟似有神助,他仿佛早就知道两个刺客埋伏在那儿,竟然提前一步救出了华姑,而且从他排布花田两旁的蜂箱来看,也似为此而准备。
 
    李宏杰藏身树上,本待两个刺客成功,便去回禀纥干承基,如今功败垂成,不禁恨得钢牙暗咬。已经惊动了武家,下次再想下手,谈何容易?李宏杰略一思索,便慢慢拉上了蒙面巾,稳定而有力的手指也慢慢攥紧了背上的刀柄。
 
    面巾之上,只露出一双凶狠的眼睛,那凶狠的眼神儿紧紧地盯住了华姑,还有正笑摸着她的螓首的李鱼。
 
    两个人,他要一起杀!尤其是那个养蜂人,竟敢坏了承基将军的大计,必须得一刀枭其首级,方泄心头之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