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空彩票站24码免费-天空彩票站24码中特 
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但李鱼随这十八个人习其所长手眼身法步的基本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06 14:50
  那小脸儿迎着阳光,比鲜花还要灿烂,李鱼不禁心中一暖,用力点点头道:“嗯!你放心,李鱼哥哥一定会保护你的!”
 
    华姑放心地点点头,看来世人对玄奇之术的信任远在武功之上,就因为相信李鱼确是山中隐士苏有道的高徒,精擅方术道法,就连这年方九岁的小丫头,也相信李鱼一定有手段护她周全。
 
    实际上,李鱼也确实有这样的手段,为了以防万一,李鱼已经把宙轮系到了左手腕上,手指时时捏着宙轮,随时准备发动“回档”技能呢。
 
    华姑左顾右盼一番,对李鱼小声道:“李鱼哥哥,你说的大坏蛋就藏在两边吗?”
 
    李鱼抬头看看天色,对华姑道:“不错,此时他们就藏在两侧花田中,小心一些,别走太远!”
 
    李鱼看天色确定的时间,就是上次被杀的时间,;因为在已经倒档的时间内,他是无法再次倒档的,所以如在这段时间他被人杀了,那就真的回天乏术了。所以,他一直捱到时间到了,这才出门。
 
    不过,上一次他是在外面等着华姑,后门外也没站着两个家丁,凶手会不会为此调整动手的时机,他也不是十分确定。
 
    李鱼刚说到这里,一旁花田中抽冷子站出一个人影来,把李鱼吓得一个激灵,差点儿就要启动宙轮,再来一次穿越之旅。
 
 第041章 准时来战
 
    油菜花田中陡然跳出一人,不只李鱼吓了一跳,华姑也吓了一跳,因为早知今日有人要杀她,华姑心中早已有些紧张,甚至还下意识地尖叫了一声。
 
    李鱼大骇,那两个杀人本不该藏身于这个地点的啊,难不成因为自己逆转时空,也影响到他们的抉择了。幸好李鱼眼尖,一眼看去,从那矮墩墩的身材,认出是他的养蜂师傅管平潮,藏在袖中的左手才没启动宙轮。
 
    管平潮揪着李鱼的衣襟,怒不可遏,大骂道:“蝇蚋鼠辈!混账忘八!枉费老郭一番心思,时至此刻,日将西斜,你才悠哉而来,还学什么养蜂!枉你老母在堂,死狗奴不好做营生,还想学措大一般逍遥自在?真真憨獠夜叉(不孝子)也!”
 
    李鱼暗自苦笑,好端端地,被管师傅骂了三回了。奇的是,明明时空倒流,光景重演,偏生这位管师傅骂人,就没一回重样儿的,难不成管老师骂人全凭心情,随时发挥的么?
 
    李鱼干笑着挡开管平潮的手,解释道:“管师息怒,弟子实有难言之隐……”
 
    管平潮愤怒地道:“呸!难言之隐个屁!市井小儿,不当人子!依老夫看,你便连一介田舍奴,也不配去做!只当做一个花腿闲汉,无赖泼皮,混吃等死罢了!”
 
    后宅门口,李伯皓兄弟二人突见异动,本已冲出两步,待见是养蜂师傅教徒弟,又下意识地站住。
 
    后宅门内,潘氏急匆匆地赶来,被武士彟一把拦住,沉下脸色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 
    潘氏急急福礼道:“大老爷,奴家刚刚听说,我那孩儿要出去引诱什么杀手,不知可有此事?”
 
    潘氏是从嘴快的内府丫环口中获悉其事的,具体详情她也不清楚,只是大概听说自己的儿子可能要去做一件很危险的事儿,潘氏吓坏了,急匆匆地就赶了来,连对武都督的畏惧都淡了很多。
 
    武士彟一怔,道:“你儿子?你说的是李鱼?”
 
    潘氏急急点头道:“是啊!李鱼正是我儿,大老爷您见过他了?”
 
    武士彟这才知道李鱼是自家一个针线仆妇的儿子,不过他之前业已听李鱼坦承过,他就是利州人氏,所从事的也不是什么高贵职业,倒也并未如何惊奇。但是事涉自己女儿,武士彟不禁犹豫,是否该对潘氏说明真情。
 
    恰在此时,管平潮好死不死地从油菜花田里蹦了出来,气极败坏地训起了徒弟,而李伯皓兄弟二人也险些因此暴露,武士彟正担心这些举动会引起刺客的警觉,念头一转,便收回了手,微笑道:“确有此事,但也没甚么危险,你看……”
 
    武士彟将手一摆,让潘氏娘子看看隐藏在内墙两侧手执刀枪的许多家兵,又往半掩的门外一指,道:“外边还有两个高手,乃关中赫赫有名的游侠儿,本督连自己的女儿都送出去了,若真有危险,岂会让她冒险呢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为了避免潘娇娇惹是生非,先对她大加安慰一番,这才一挥手道:“你若不放心,就出去看看吧。等此事了结,对令郎,本督一定会大加犒赏的!谨慎一些,切莫惊动了歹人!否则……”
 
    武士彟又给潘娇娇加灌了一碗迷汤,这才一挥手,让她出去。武士彟是琢磨让潘娇娇出去,更容易打消刺客的警觉,但也怕潘娇娇弄巧成拙,这才大棒加胡萝卜,软硬兼施了一番。
 
    潘娇娇思及儿子,哪有余暇领会他话中深意,一见武都督摆手放心,赶紧一提裙袂,就撞出了院门。
 
    潘娇娇冲出后院,就见管平潮正扯着李鱼的衣领颇口大骂。管师傅也真是气的狠了,这才刚收的徒弟,就敢如此散漫,若不教训一番,那还得了?
 
    其实管师傅别看嘴巴毒一些,人还是很好的,旁人带徒弟,打骂是家常便饭,似那位长安城道德坊勾栏园的美髯公康班主教徒弟,那可是下手太重,曾经打死过人的。
 
    但潘娇娇宠儿子也是宠出了一定的境界,一瞧儿子挨骂,赶紧冲了上去,一时也来不及去想为什么被师傅骂就是很危险的事,只管架开管平潮,陪笑道:“管师傅,消消气,消消气,他还是个孩子啊!”
 
    管平潮常在武家后山放蜂,倒是认得潘娇娇,恨恨地道:“孩子?他就是八十岁了,在你眼中,也是孩子!这么大的人了,做事如此不踏实,管某可教不了这样的徒弟,带走!带走!你把他带走,我不教了!”
 
    “别别别,管师傅,你别跟孩子一般见识啊!”
 
    潘娇娇慌了,她既不想儿子挨骂,又怕儿子失去学手艺的机会,忙向左右一看,一扯管平潮的衣袖,向他递个眼色,低声道:“管师傅,奴家有几句体己话,请这边说。”
 
    管平潮迷迷糊糊地就被潘娇娇扯进了花田,潘娇娇探头往外看看,见已足以遮住自己动作,便管过身去扯自己腰带。管师傅吓了一跳,瞧她一副宽衣解带的模样,心中只想:“哎呀,潘娘子这是要做什么,难不成……难不成……”
 
    要说这潘娇娇,才只三十多岁,姿色也颇为不俗,虽说稍胖了些,但也风韵犹存,管师傅不由得心口野猪乱撞了。他正想入非非,就见潘娇娇已然转过身来,蹭地一下,将除去油纸的小半个猪头擎在手中。
 
    管平潮吓了一跳,讷讷地道:“潘……潘娘子,你这是做什么?”
 
    眼下已经到了下午,快要回家了,潘娘子已经又顺了一块肥猪肉,打算给儿子补养身体,此时正好拿来借花献佛。她满脸堆笑地把猪头递向管平潮,一迭声地道:“小小心意,不成敬意,还请管师傅笑纳。犬子贪玩了些,回去奴家就教训他,管师傅您费心……”
 
    潘娘子刚说到这里,花田外刀光剑影已经闪起。两个刺客先前确实被李鱼从后宅里出来,门口又站了两个家仆的事儿给惊了一下,这与他们之前踩底所见可不相同啊。及至潘娘子赶来,两个刺客终于放下心来,猝然出手了。
 
    李鱼虽然好奇老娘扯着管师傅进花田干什么,可他却未忘了有杀手环伺在侧的事儿,两个杀手一动,李鱼就已警觉,立即一推华姑,喝道:“快走!”同时擎出袖中所藏的两柄解腕刀,迎向两个刺客。
 
    大门处,李氏两剑客已经拔剑在手,脚下如飞地冲来,李鱼胆气顿壮,后顾之忧既解,他便主动迎向两个刺客。之前李鱼拜师十八人,练就的极扎实的基本功,已经在他反复回忆之下彻底融汇贯通,此时恰好派上用场。
 
 第042章 野蛮冲撞VS致盲术
 
    “开!”
 
    解腕刀当然不及刺客的长刀势大力沉,而且以短迎长更加的凶险,李鱼紧握短刃扑上时,在旁人眼中看来,仿佛他空着双手,以空手入白刃,潘娇娇吓得尖叫一声,脸色苍白。
 
    却听“铿”地一声响,火花四溅,杀手劈来的一刀居然被李鱼重量不及其刀一小半的解腕刀给撞开了。
 
    李鱼拜过十八位师父,都是市井间有一技之长但绝对称不上高手的人物,但李鱼随这十八个人习其所长,手眼身法步的基本功却是极其扎实,甚至超过了不少名噪一声以技击见长的江湖游侠。
 
    方才他这一刀,就是活用了人屠郭怒的砍头刀法,鬼头刀虽然沉重,可人的骨头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砍断的,如何使用、如何运刀,练到出神入化的境界,便会如疱丁解牛一般,以巧胜拙,以弱胜强。
 
    李鱼这一刀正迎在刺客这一刀下来力最弱、势最薄的部位,居然把势雄力浑的一刀轻松挑起。李鱼原本也暗捏一把冷汗,待见一招奏效,胆气顿壮,胆气一壮,手下便稳,李鱼两口解腕刀上下翻飞,仿佛两条小银鱼儿攸忽来去,穿梭往复,看得人眼花缭乱。
 
    李鱼的刀并不花哨,但极其凶狠、实用、简单、快捷,其实如果有一位上千年后的用刀的特种兵高手瞧见,大概会错以为李鱼也是一位擅长近身搏斗,以军匕取人要害,一招毙敌、招招狠辣的用刀高手了。
 
    但是与李鱼交手的刺客却没有这种觉悟,他原本以为一刀就能劈断李鱼的解腕刀,将他的人也一刀两断,谁料手中的大刀居然被那小巧的解腕刀一下子给弹了起来。
 
    而李鱼既然以短迎长,也不敢拉开距离,趁这一招先机,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,两口刀上下翻飞,刺客只觉这里一疼、那里一痛,竟然招架不住连连后退。
 
    等另一名刺客冲上前来解围,一刀迫退李鱼,这刺客颊上腮上三五道刀痕,身上、臂上七八道伤痕,尤其是腹部中的一刀,鲜血汩汩而出,因为有衣服掩着,还看不出伤有多重,但他隐隐觉得,若再一使力,只怕肠子就要流了出来,不禁捂着肚子倒退两步,惊恐地看向李鱼。
 
    “原来我的身手这么好!”
 
    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全无伤处,手中两口刀都在滴血,李鱼也是又惊又喜。他这身本领毕竟是融合于土著李鱼的本领,之前从未想之、也从未用过,仓促之间难免不能熟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