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潘娇娇糊里糊涂的也不知道自己儿子何时学了这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06 14:50
尤其是心志胆气,这个一旦弱了,十成功夫连两成都发挥不出来。如今他不用担心华姑安危,又有李伯皓李伯轩这对大剑客相助,一身技击之术发挥得淋漓尽致,竟然大收奇效。
 
    “点子扎手,一起作了他!”受伤的刺客又惊又怒,一手摁着腹部,一刀指向李鱼,大喝一声,便冲上来。而另一名刺客也马上与之配合,双刀合璧,左右夹击。
 
    李鱼大喝一声,攥紧两口解腕尖刀就迎了上去。以短兵器对长兵器,越怕越避越危险,也就是俗话儿说的越怕死死的越快。而一旦逼到近身,对方的长兵器无法发挥,任它看着再可怕,也难真正伤及于你。
 
    李鱼懂得这个道理,自然迎难而上。但李鱼刚刚猱身而上,双方兵器还未接触,突然又是一声大叫,右腿一跌,左臂外甩,险之又险地避过一口长刀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李鱼刚一及地,就咕噜噜地翻了出去,跌扑滚趟,翻出一丈多远,腾地一下又跳了起来。
 
    就在李鱼叠右腿、甩左臂,脱离战圈的刹那,李氏双雄杀到了。李伯皓、李伯轩两兄弟剑尖抖出碗口大的剑花,擦着两个刺客的脸颊刺了过去,并未伤及二人要害,但二人脸上却陡然出现几道交错绞拧的剑伤,疼得二人大叫一声,倏然左右分开。
 
    难怪李鱼突然以那么古怪的姿势倒摔出去,如果他当时猱身而进,撞进二人怀里,恐怕不是破了相,就是被两位大剑客削去头皮,这俩夯货冲来的太不是时候了。
 
    李氏双雄一剑得手,两口剑分向左右望空一扬,呈45度角斜扬空中,剑尖上的血甩了出去,剑身锃亮,居然滴血不染,果然是两口品质上好的宝剑。
 
    李伯皓剑尖上的鲜血一甩,正洒在呆站在油菜花田的管师傅脸上,管师傅舔了舔嘴唇,有些咸腥,伸手一摸,满脸是血,吓得管平潮“嗷”地一声怪叫:“杀人啦!”
 
    管平潮撒腿就跑,匆忙之间居然还没忘了提着他的那块猪头肉。但见油菜花田上方一阵金浪波动,管师傅不辨西东地亡命逃开了。
 
    李氏双雄摆了个潇洒漂亮的亮剑式,李伯轩朗声道:“李某剑下不斩无名之鬼,尔等报上名来!”
 
    捂着肚子的刺客勃然大怒,破口骂道:“去你娘的!”单臂一挥大刀,便向李伯轩劈去。
 
    李伯轩一手负在身后,跳舞般飘逸潇洒地退了一步,手腕轻抖,一口剑无比轻灵,就听“叮叮叮叮叮……”一连串悦耳的轻响,那刺客怔了怔,愕然发现自己欲扬起劈落的刀居然还握在手上,半屈着手臂,还未劈出去。
 
    李鱼站在一旁看得清楚,李伯轩这几剑,看似轻灵,但是每次都在那刺客将欲扬刀时,剁在刀锷部、点在刀根处,将他欲扬之刀的力一次次卸去,此等手法着实高妙,眼力也必须一等一的高明。
 
    李鱼顿时对李伯轩于骚包之外又多了一层认识,原来此人确实大有本领。不过……也对!如果他空有一份会耍宝的本事,想那武士彟何等样人,岂会让他留在身边滥竽充数。
 
    李伯轩将那刺客刀势卸尽,笑嘻嘻地道:“现在肯报名了么?”
 
    李伯皓眉头一皱,道:“二弟跟他废什么话,一剑杀了了事!”
 
    机灵地躲在一旁油菜花田边上,随时准备溜进花田逃命的华姑跳起来叫道:“伯轩哥哥,抓活的!抓活的!”
 
    李伯皓把剑一横,缓缓外指,剑尖点向自己当面的刺客,傲然道:“活的在这里!”
 
    那刺客见他对自己如此轻蔑,顿时大怒,冷笑道:“狂妄!”
 
    刺客说罢,一口刀舞成了匹练一般,呼啸着向李伯皓卷去。他方才见李伯轩出手,已知这兄弟二人剑法高明,所以先发制人,利用自己刀沉势猛的优点,主动发起了攻击。
 
    李伯皓剑法虽然高明,可是与其硬碰,必然会让轻灵的剑身折断,是以一边运剑抵挡,卸其力道,一边从容后退。
 
    技击之术并非要一味地只管进攻,闪躲腾挪、进退规避本也是技击的技巧,李伯皓这么做并非是弱了他,但那刺客却另有打算。
 
    他连连挥刀,刀势虽猛,却不能持久,也知道久战必然不敌李伯皓,所以只是故作声势地佯攻而已,一连几刀迫退李伯皓,他突然一声长笑,反手一刀,呼啸着砍向华姑。
 
    这一招变生肘腋,李鱼技击经验不足,毫无警觉,仓促间只吓出一身冷汗,却已来不及去解救,华姑本以为自己一方帮手不断出现,也是警惕心渐消,一时间也来不及逃脱了。
 
    但李伯皓似乎早有戒备,居然大笑一声,倏然冲近,“叮”地一剑正刺在刺客的刀身上,将那一刀挑向长空,刺客这一刀已是用尽了全力,但使力方向一变,牵动他的身体,他也不由自主地向前冲出两步。
 
    李伯皓手腕一抖,一道剑光自刺客膝弯划过,伴着他的一声大喝:“跪下!”那刺客居然就真的“卟嗵”一声,单膝跪了下去,旋即,寒光闪闪一口长剑就压在了他的颈上。
 
    李伯皓大笑:“小爷说要你活着,你就得活着,如何?”
 
    李大英雄睥睨四顾间,远处树上突然跃下一人,他双腿用力一蹬,蹬得大树一树花叶飘飞,已然人刀合一,猛扑过来。
 
    从那大树的位置到李鱼等人的所在,如果划一条直线的话,会把金灿灿的油菜花田切出一个等边三角形,也就是说那人直线冲过来,是要穿过油菜花田的。但是李宏杰居然真就像是冲开了金色海浪的一艘快艇,呼啸而至,沿途花朵被他周身劲气冲撞,扬得漫天都是。
 
    李鱼大骇,不由自主地叫道:“小心啦!第三个刺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还未说完,李氏两兄弟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,只不过二说的话却不尽相同。李伯皓大笑道:“终于出手了!”,李伯轩说的是:“等的就是你!”
 
    两兄弟一手持剑,一手探向腰间,再向外一扬时,两条镶满了猫儿眼宝石的腰带已经像二人转演员耍弄的大手帕一样,在二人手中转动成了一个大圆盘。
 
    问题是二人这条腰带可是镶满了宝石的,有一点光就会光怪陆离,眩人眼目,何况此时夕阳正艳,刹那间无数猫儿眼闪烁迷离,晃得李宏杰两眼一抹黑,什么都看不见了。
 
    李宏杰目不视物,如何还能伤人?但他冲势太过凶猛,李氏兄弟用的是轻灵兵刃,却也不敢硬接,两兄弟身形一侧,李宏杰就像一头野猪似的冲了过去,一头撞进了油菜花田。
 
    但见油菜花田上面又是一阵花瓣纷飞,波浪渐渐远去。原来这李宏杰倒也机灵,突袭无功,他也知道再回头也不过是自取灭亡,干脆借着这一冲之力继续往前逃,迅速脱离了战场。
 
    远处油菜花田中马上传出了管师傅的一声惊叫:“救命啊!杀人啦!”
 
    旋即就见一道“波浪”继续向前,一直冲向山顶,另一道“波浪”滚滚向前,横着跑开,想来是躲进花田深处的管师傅骤然碰到了李宏杰,骇得逃命去了,也不知道此时此刻他是否依旧提着猪头肉。
 
    这一幕变化,只看得李鱼目瞪口呆,望着李氏兄弟笑嘻嘻缠回腰间的宝石腰带,李鱼心道:“真尼玛城会玩啊!原来他们的腰带不仅用来炫富,还能‘致盲’!那刺客的“野蛮冲撞”碰上‘致盲’,这还能玩吗?”
 
 第043章 装上瘾了
 
    两个刺客一个伤了腹部,一个伤了膝弯,在李氏兄弟的掌握之下如何还能够逃脱,当即被他们制住。
 
    武士彟到底是带过兵的人,一见这边危机已经解除,马上将华姑和李鱼等人带回宅去,早已调动至左近埋伏的折冲府兵冲出来,漫山遍野地搜索开去,提防另有刺客埋伏,都督府里也正式加强了戒备。
 
    花厅之中,武士彟笑容可掬地请李鱼上座了。虽然李鱼如今还是都督府一个仆妇的儿子,但是对这等通晓天人术的高人,武士彟可是丝毫不敢有所怠慢。
 
    “郎君学究天下,能知过去未来,本督实在是佩服、佩服啊!”
 
    双方落座,武士彟便对李鱼翘起了大指,赞不绝口,目光一转,又看向拘谨不安地坐在那儿的潘娇娇,武士彟客气地道:“潘娘子,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,恭喜!恭喜!”
 
    潘娇娇糊里糊涂的,也不知道自己儿子何时学了这样一身神通,但儿子只要有出息,她这做娘的就比什么都开心。当下眉开眼笑地道:“都督老爷您过奖了,您说小儿有出息,那……那他一定就是个有出息的人了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开怀大笑,道:“潘娘子真是个趣人,这番话好不风趣。”
 
    潘娇娇也不知道自己这句话哪里有趣了,只是陪着笑,看看自己儿子,心里甜得跟吃了蜜似的,开心到极处,鼻子都有点发酸,总想掉下泪来。
 
    她一个大字不识的妇道人家,哪里懂得那许多大道理,反正现在连高不可及的都督大老爷都夸奖自己的儿子了,那自己的儿子一定就是个很出色的人,人家都督老爷那是什么眼光?还能看错了不成!
 
    潘娇娇也不需要懂得那么多的大道理,这些简单的推断,已经足以让她心里乐开了花。何况在这位母亲心里,她的儿子本来就比世上所有的男人全加在一块儿都更优秀。
 
    这时候,华姑换好了衣衫,蹦蹦跳跳地跑了进来,一进门就脆生生地叫道:“阿爹、李鱼哥哥!”她跑过来,却没凑到父亲身边,而是腻到了李鱼身边,很自然地拉住了他的手臂,显得极是亲昵。
 
    随后,雍容妩媚的杨氏、明眸皓齿的武顺大小姐,以及由奶妈子抱着的三丫头秀姑便一起进了屋。潘娇娇平素只能远远地望夫人和大小姐一眼,如今突然与之共处一堂,登时拘谨地站了起来。
 
    李鱼见母亲站起,便也随之站起,众人又是好一番客套,这才各自落座。这时候,李伯皓迈步进了大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