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那咱们就说眼下眼下距当日也不过才过了六年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06 14:47
 郭怒又对李鱼点了点头:“我走了,有暇时,去陪我吃酒。”
 
    郭怒说完,也不望那伶俐可爱的少女一眼,挥一挥手,便扬长而去。
 
    管平潮咳嗽一声,捋着胡须对李鱼道:“你的情形,老郭对我说过了。以后,你就安心待在我这儿吧!”
 
    老管豪迈地一挥手,道:“这片山头,以后我就交给你了!”
 
    李鱼茫然地往山上看了一眼,入目一片金花,他还是不明白自己究竟要做什么工,便试探地问道:“却不知,我要随管老师学些什么,难道是……种油菜?”
 
    老管似笑非笑地道:“你还真有才(油菜),管某可不懂得种地。”
 
    李鱼疑惑地道:“那么?”
 
    李鱼说话间,那个小姑娘已经背起双手,小大人儿似地踱到他身后,绕着他转起了圈子,上上下下地打量起来。
 
    管平潮傲然道:“老夫是个养蜂人!”
 
    小姑娘笑嘻嘻地道:“你跟着管师傅,以后呢,也是个招蜂引蝶的奇男子啦!”
 
    管平潮板起了面孔,佯怒道:“华姑,别打岔,我这儿教徒弟呢。”
 
    小姑娘吐了吐舌头,又绕着李鱼好奇地转起了圈子。
 
    李鱼听到“华姑”二字,心头却是陡然一动:华姑?这里是武都督府家的后山,莫非这个小姑娘就是武家的二小姐?
 
    李鱼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,小姑娘向他扮了个鬼脸,李鱼心道:“这一定不是武则天!旷古烁今一代女皇,少女时期定然就已胸有城府,远比一般儿童成熟,岂会如此天真烂漫。”
 
    管平潮清咳了两声,继续对李鱼道:“管某这身本事,并非谁都肯传的,可是念你境遇实也可怜,再加上你杀了石三,也算是替管某出了一口心头恶气,这就传授于你吧。这样,来日待你……,你也可以把这门手艺传于你的妻室家人,让她们有个谋生的手段。”
 
    那时节但凡有一技之长,都可算是一个手艺人,但凡有一门手艺傍身,日子就能过得比普通人好得多。做为养蜂人,所酿蜂蜜都是卖与豪门大户人家,在当时来说,这也算是一种奢侈食品,养蜂人的收入比起普通小民自然要阔绰的多。
 
    所以,也难怪管师傅秘技自珍,多一个人会这门手艺,他就多了一个人抢生意,如今定是看在他曾杀了仇人石三以及郭怒的面子才肯收他为徒,而郭怒肯搭上这份人情,想来也是为了推销他那个易生养的表妹非非给李鱼,此中关系实在复杂。
 
    管平潮道:“管某如今打理着几十箱的蜜蜂,遍及三四个山头,确也有些忙不过来了。尤其是如今已到深秋,培养新王、更换劣王、培育越冬蜂等,本就忙得不可开交,你来了,倒也可以帮我一二。”
 
    华姑突然闪到了两人中间,叉着腰,像只漂亮的女王蜂般,瞪着一双大眼睛,对李鱼道:“还有一件至关重要的事,就是陪我玩耍,陪我聊天,不然,我就不许你在我家花田里养蜂。”
 
    管平潮无奈地道:“二姑娘,你有两个亲兄长,还有两个堂兄,姐妹也各有一个,不去与他们一起玩耍,何必偏要纠缠我们这些养蜂人呢。”
 
    华姑皱了皱鼻子,道:“他们都好幼稚,和他们在一起久了,连我都会变得傻兮兮的,我才不要理他们。”
 
    李鱼心中忽然一动,一旦自己找不到回归未来的路,是要在这个时代过日子的。眼前这姑娘,有二分之一的可能是未来的史上唯一女皇帝,交好她就多了一条出路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,李鱼笑嘻嘻地道:“好!我陪你,跟你讲山川地理,讲天下大事,讲过去未来,你看如何?”
 
    华姑一脸鄙夷地看着他道:“哈!说得你学富五车,满腹经纶似的,你不过是个养蜂人好吧?呜呜呜,吹法螺!”
 
    李鱼奇道:“可我真的知道这些事啊,难道你不喜欢听?”
 
    华姑理直气壮地道:“当然不喜欢听!我要听故事,神话故事。”
 
    李鱼呆了呆,心道:“如果她是未来的女皇帝,怎么可能对我所说的事不感兴趣,不说是三岁见老么?她都八九岁了,难不成未来的女皇不是她,而是她那个年方三岁的小妹子?若是如此,与她交好也是搭上女皇帝的一条线,不可错过。”
 
    想到这里,李鱼忙不迭保证道:“神话故事?那我知道的可多啦,牛郎织女啊,宝莲灯啊,白蛇传啊,二郎神劈山救母啊,孙大圣大闹天宫啊,还有秃尾巴老李的故事,多得很!”
 
    华姑听得两眼放光,小巧玲珑的鼻子下一张嫣红、水润的小嘴巴张得大大的,让她那张略显婴儿肥的小脸显得极是甜美可爱:“哇!这么多,我一个都没听过,你比老管可管用的多了。”
 
    华姑兴奋地抱住了李鱼的一条手臂,已是一刻也不舍得放开。管平潮瞧这二人一副“相见恨晚”的德性,不禁大摇其头,恨恨地道:“我先去那边山上照料一下蜂群,你老实呆着,回头我先教你如何‘换王’!”
 
    管平潮说罢,一甩袖子,扬长而去。
 
    华姑兴奋地拉着李鱼让他坐下,眼巴巴地道:“来来来,你先给我讲讲,那个二郎神劈山救母是个什么故事!”
 
    李鱼认定了这华姑要么是未来的女皇,要么是未来女皇的亲姐姐,有心抱住她的大腿,一旦只能生活在这个世界上,便有一座天大的靠山可以倚助,养蜂本领有什么打紧,当下便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津津有味地给她讲起了故事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利州城富贵坊一幢豪宅里面,纥干承基也正在竭诚款待杨千叶。利州城内的富豪是府城里的头面人物,平素里迎来送往交际繁多,一个不慎就容易暴露自己的真正身份,照理说纥干承基如今是钦犯,不该如此招摇。
 
    但纥干承基艺高人胆大,他在山里养着数千精锐匪军,自己却在城里最大的赌坊中扮一个老千,除此之外居然还有一个利州缙绅的体面身份,真可谓狡兔三窟了。
 
    纥干承基虽然被杨千叶一语直逼本心,所以肯放下身段,但是以他本领,又岂会轻易臣服于一个女子,哪怕她贵为天家皇胄。纥干承基亮出这个身份给她看,未尝没有再加一重筹码向她示威的意思。
 
    杨千叶显然也明白纥干承基的真实用意,别看他此时一副极其恭驯的样子,可真想驯服这匹野马,绝非易事。所以杨千叶也是抖擞精神,刚刚落座,便开宗 名义,直截了当地道:“承基将军,你有兵,我有钱!你有勇,我有谋!我欲与你携手,光复大隋,送你个开国第一功,你意如何?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看似粗犷,目光却飞快地掠过一丝狡黠狐意,沉声答道:“我有兵,兵不过千!你有钱,钱财几何?我有勇,不过匹夫之勇,你有谋,却不知姑娘你,于光复大隋,有何谋略?”
 
 第031章 大小巾帼胜须眉
 
    杨千叶成竹在胸,微微一笑,道:“欲谋大唐天下,你认为,什么时候最为合适?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道:“自然是六年前,李世民经玄武门之变,刚刚夺得帝位的时候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赞许地点点头,道:“彼时,建成、元吉余党犹在,李渊逊位,不情不愿,天下初定,人心未附,四方藩镇,兵强马壮,确实是最佳时机。一旦能直捣中枢,群龙无首,则天下将重陷逐鹿之争,李孝常未常没有机会。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神色一黯,道:“承基也认为大将军所择时机极为巧妙,可惜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淡淡一笑,道:“也没什么好可惜的,李孝常何许人也,不过是万安郡公李圆通之子。圆通在世时,亦不过是我父皇一家臣,李孝常何德何能,会以为他振臂一呼,便得四响应?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目光一冷,沉声说道:“公主殿下,如果当日是你,便能强过李大将军?”
 
    杨千叶道:“彼时,我大隋覆灭不过九年,天下人心难道不可用?更不用说,李唐继我大隋衣钵,朝堂上下尽多我大隋旧臣,这些旧臣当初可未反我父皇,只是我父皇被宇文化及所害,不得已归附逆贼,你以为他们肯铁了心地与本公主作对?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漠然笑了笑,道:“往事已矣,无论怎么说,业已不能回头,多说无益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点点头道:“不错,过去的事,就不必再提了。那咱们就说眼下,眼下,距当日也不过才过了六年,种种起兵的条件比起当日虽然差了些,却也相距不远,我们仍然大有机会。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定定地看着杨千叶美丽而自信的容颜,并未说话。杨千叶继续道:“我有宝库,可养百万之兵。这些年来,墨师也不仅仅是将本公主抚养成人,而且还找到了许多忠于我大隋的前朝旧臣,潜伏民间,招兵买马、伺机而动。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听到这里,双眼蓦然一亮。
 
    杨千叶又道:“但,这些火种要想形成燎原之势,需要一个契机,才能予人以信心,才能揭竿而起,才能百川成海!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缓缓地道:“六年前,这契机是闯宫刺杀李世民,形成群龙无首之势。如今这契机是什么?依旧闯宫刺驾么?”
 
    杨千叶道:“这样做也未尝不可。但今时不比往日,纵然你有万夫不挡之勇,再想闯宫也非易事了。李世民称帝六年,至少这大明宫已是铁板一块,无懈可击了。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道:“那么,我们还能怎么做?”
 
    杨千叶听他说到“我们”,知道在他心态上,已经渐渐与自己站在一起,心中不由一喜,嫣然道:“既然不易由内而外,我们何不由外而内!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端起一杯茶,向杨千叶示意了一下,道:“请殿下细说端详!”到了此时,纥干承基的语气终真正有些恭敬起来。
 
    杨千叶轻轻呷了一口香茗,缓缓地道:“只要我们在地方上打起反唐的大旗,由本公主号召天下大隋旧臣投奔响应,且能坚持半年以上,则墨师于各地苦心经营的力量便可以趁势起兵。
 
    而唐之诸多藩镇,又有多少死心踏地于李世民的人?那些人手握重兵,雄踞一方,最在意的必然是自家前程,最可能的选择就是按兵不动,静观局势,反正不管何人称帝,都少不了他的一席之地,如此一来,李世民真正可用者,不过是京师的十六卫兵马,我等大事可期矣!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缓缓地转动着茶杯,道:“殿下选择的这个地方,不会就是利州吧?”
 
    杨千叶道:“利州进可攻长安,退可守巴蜀,进退两便,岂非最佳所在?況且这里是李孝常经营多年的地方,迄今犹有大量的潜势力,而这些力量,现在都掌握在你的手上!”
 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终究不忍说的重了辱她脸面吉祥甜甜一笑